首页 > 科幻灵异 > 十米之内,原地飞升 > 第139章 nbsp; 不管你信不信,我来这里是救

第139章 nbsp; 不管你信不信,我来这里是救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我家王妃富可敌国 我在动物世界当奶爸(快穿) 星际幼儿园 快穿之妖王总作妖 本路人今天也在路过男主片场[娱乐圈]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江湖风云第一刀 盗墓:从七星鲁王宫开始 绝世唐门:吾为冰焰星神

十米之内,原地飞升第139章 nbsp; 不管你信不信,我来这里是救

长夜寂寂, 几处烟云升在被血月染红的幕。

鼻尖斥着类似野草腐臭的味道,难闻,直往肺里面冲。

云晚活生生被这股味呛醒。

她睁开眼, 温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, 拍去沾在衣衫上的几根凌『乱』的杂草,随意张望一圈, 便觉得这地方和垃圾堆一样脏臭。

角落里堆放着杂物, 边角是一张茅草垫子,痕迹, 似乎是有人在上面生活。

她接着又打量向其他地方, 情形应该是个茅屋。

无门,仅剩下四面墙,房梁七零八落,黑『色』的雨珠子啪嗒啪嗒往脚边坠, 她怕弄湿衣服,小心翼翼地往后挪了挪, 只听背后传来一声脆响,像是不留神压坏了什么东西。

云晚回过头一阵『摸』索,在那堆杂物底下『摸』索出一个布包。

里面裹着几块奇异的石头和颗不知用作何处的丹『药』, 如今被她全部压碎,『乱』糟糟地混在一起。

她了布包,又了门外雾蒙蒙地际。

这里的息与青云界大为不同,浑浊,污秽,隐约能嗅到魔种的味道。

云晚问道:“玄灵,这是何处?”

玄灵开口道:[魔域九幽泉。]

魔域地界不如青云界广泛。

但凡有修为的都住在魔域城,然而大多数能力低浅的都扎堆在九幽泉。这里处魔界与万窟陵交界处, 除了低等魔修与盗匪,时不时会有高阶魔种从万窟陵中跑出来觅食,可谓是整个魔域最为凶险之地。

回溯镜会直接把她送到谢听云在之地,这么来,三百多年,谢听云住在魔界?

谢听云从未像她提及过自己的过去。

她本以为能被清虚道尊收为关门弟子,幼年过得自是不差的,可是这情形,谢听云的少年时期并不似想的那样安稳无忧。

云晚恍神之中,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踩着雨水向这边接近。

她没来得及寻找藏身处,少年颀长的身影便从夜『色』之中闯入到她的界。

他浑身裹着风雨。

破旧灰白的衣袍下是高瘦挺拔的身躯,长发由黑『色』束带扎起,几缕发丝『乱』糟糟地黏在苍白的面容上。夜雨衬,那双上挑的眼瞳显得极黑,此时正一瞬不瞬盯着她,神『色』之隐约可见几冰冷。

眼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,就像野蛮生长在寒风冷冽中的松竹,尚未摆脱稚嫩,却也可见孤矜。

云晚未曾想会在此时与他见,心惊了一下,目光赤/『裸』地从他的眉眼打量至全身,就连每一根头发丝都没有落下。

没错,的确是谢听云。

她眼眶一酸,险落下泪来。

云晚迫不及待想上与之认,可是刚走一步,就被玄灵点醒:[难道你忘记疏玉尊上的叮嘱了?]

脚步骤停。

琉尘在她临行之的话又在脑海里过了一遍。

[切记不可泄机,不可转英因果。若强行逆转,三界难安。]

琉尘的话不无道。

她在三百年的作为都会影响到以后,估计是怕她引起蝴蝶效应,让苍生跟着陷入险境,以才会再三叮嘱。

云晚盯着谢听云,硬生生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。

谢听云冷漠地从她身侧绕过,当睨到角落那堆凌『乱』时,眉梢一跳,骤然变了脸『色』。

“你弄的?”

他终开口,声线清冽,比泉音要干净,只是听着有愠怒。

云晚愠眼角向下一压,慢慢点了下头。

她不能自由选择将落地,若要问责,的确是她弄坏的没错。

云晚『舔』了『舔』干涩的唇瓣,嗓音也有发紧,“你、你的?”

谢听云抿紧唇瓣,蹲下.身体捡起那堆东西。

过这么久,加上雨水浇打,丹『药』早就混在碎石里变成了泥渍,至那几块石头,碎得更加彻底。

这是谢听云好不容易换钱买来的东西,他苦苦藏了这么久,现在倒好,全部让这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坏了个干净。

谢听云捧着布包,脸『色』越来越冷。

最后抽刃而起,迅速刺向她的喉咙。

云晚可没想过会是这个发展。

她一愣,毫不犹豫掐向他握刀的手腕,再朝着『穴』位用力一按,只听一声闷哼,那把短匕首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云晚不解地着他:“谢听云,你干嘛?”

谢听云眼中寒芒更甚,再次朝她脖颈处攻来。

云晚是近身的好手,更别提十六岁的谢听云没有开始修行,出招全凭自个儿顿悟。她侧头躲闪,一记手刀敲向他的右臂,这回只手完全“报废”。

谢听云踉跄后退,有不敢信这个貌平平的女子能招将他制服。

“谢听云你怎么这么凶?”云晚皱着眉,无把眼这个暴躁易怒的少年与内敛清冷的男人联系在一起。偏生他们长得一样,息近,没有半点不对。

“不小心压碎了你的东西,赔你便是,干嘛这么大动干戈?”一点也不如日后沉稳。

她没有恶意。

不像外面的魔修劣徒,处处对他虎视眈眈。

谢听云『揉』着发酸的手腕,依旧没有放下警惕心,可当听到“赔”这个字的时候,眼神微妙的闪了闪。

“不叫谢听云。”

她又是一怔。

谢听云不予会她的震愕,伸出手:“辟谷丸颗,魔石十颗。”

辟谷丸?

魔石???

敢情三百年这小子是个魔修??

云晚彻底傻眼。

见她愣在原地不动,谢听云彻底失去耐心:“怎么,想反悔?”

云晚回过神,舌头磕磕绊绊地:“怎、怎么会,这里辟谷丸多得是。”

她拉开储物袋一阵翻找。

里面只剩下几套日常换洗的衣物,有几颗美容养颜丸。

云晚对着空空如也的储物袋沉默。

忽然想起,装在里面的灵石全给了墨华,剩下的精魄石也在苍梧宫的时候留给了李玄游他们锻剑,至辟谷丸……她之一次『性』吃了够五年的,为剩空,口袋再也没装过。

也就是……

她赔个『毛』!!!

云晚收好储物袋,小心地瞟了他一眼,缩了缩脖子,试探『性』开口:“接受赊账吗?”

谢听云早就料定她拿不出来。

九幽泉尽是三教九流,她若真的如她的那样,哪会沦落此处。

谢听云余光一扫。

云晚穿的虽然朴素,但料子细腻且干净,再她孤身影只一个女子,想必是旁人送给重溟的礼物。

重溟乃九幽泉领,心狠毒辣,靠着精血修炼。

其余地界的小城要想得到他的依仗,便会从青云界或者妖界绑来女子献给他。

谢听云自幼生活在此处,早就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,他连自己都不在乎,更懒得会其余人死活。

“走。”他指向敞开的门,毫不犹豫撵人。

屋外瓢泼大雨,云晚呆呆眨眼:“现在?”

他不想再重复一遍,面无表情维持着冷漠。

云晚很是耐心地向他解释:“谢听云,是来……”

“不叫谢听云。”他极为不耐,“没有名字。”

云晚喉咙一噎,顿时哑然。

他也不管云晚走没走,自顾自地抓起一把布包里的碎石,放在嘴里咀嚼起来。

听得那“咯吱咯吱”的咬合声,云晚的眉头越皱越紧。

吃完一口,谢听云又继续抓了第二把,过程中,有碎石划破嘴角,任凭鲜血淋漓,他也满不在乎。

“魔石里的灵力早已流干了,就算你吃了也没用。”

云晚想要争夺,却见谢听云迅速将布包藏在身后,凤眸冷厉,夹杂着几警告。

她脊背生寒,顿时止步。

好家伙,这小孩儿护食。

“你走。”

云晚不动。

她在思考:样子谢听云的那块灵骨在体内,要不要强行剔骨一走了之。

“不走?”

“外面在下雨,没地方去。”云晚也不管他答不答应,一屁股坐在了角落里那张杂草床上。

人面对面僵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张九阳 我的末日女子军团 生死之交 重生之白月光同桌做我老婆 全民创世神:开局打造洪荒世界 末世狂欢夜 快穿之炮灰要回家 这个外号我不喜欢 怪谈收容中心 新秩序叛逆者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