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其他类型 > 隔墙有夫 > 第二十五章

第二十五章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全球轮回:队友祭天法力无边 新手养兔指南 怀中娇颜 这年头穿越都有阴谋 全世界都知道你暗恋我 我在仙界走花路 她冷漠又撩人 快穿到病娇男主怀里撒个娇 开局签到:带着系统看直播 藏起来(想要把小舅永远藏起来)

隔墙有夫第二十五章

陆择一刚订婚半个月的未婚妻流产了。

陆老夫人本在山中的寺庙静修,一听这个消息,当场就晕了过去。

一天两个人进了医院,整个陆家闹得人心惶惶,佣人忙上忙下,用柏树枝沾了水将上下撒了个遍,意在除晦气。

赵芸芸是在家里出的事,听说是不小心在楼梯口滑了一跤,孩子就没了。她本来就身子浅,挂不住胎,老夫人特地为她请了一个老中医,贴心调养着,没想到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。

全家一片乱糟糟,而阁楼出却是呈现出另一种景象,陆择一安安静静地坐着晒太阳,他脸上一道青一道紫,嘴角还挂着白条,看着忙上忙下的佣人,他傻兮兮地笑着朝她们挥手,口水浸湿了胸前的毛衣。

负责照顾陆择一的中年女人轻轻叹了一口气,动作熟练地取出一支针水,卷起他的衣袖,针头没入那淡青色的血管,红色的液体尽数注入。

“对不起。”女人轻声道歉,她每次做完这种事总要说一句这样的话,仿佛这样就能减轻她心底的不安和愧疚,她已记不清说过多少次了,“我也是被逼的。”

陆择一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医院里,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病号服的女人也在深睡着,她脸色苍白得过分,唇紧紧抿着,额头上不断冒出汗水,“不要……”

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,脚步声由远及近,到床边便停了下来。

赵芸芸猛地睁开眼睛,看见近在咫尺的人,瞳孔紧缩,“你!”

她眼底写满了惧怕,刚经过大损的身子也开始瑟瑟发抖起来,像一只无助而可怜的小动物。

“怎么,”那人轻轻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,“看见我很意外?”

“你……到底想干什么?”

陆宝珠的唇角带着精致的笑,她随手从床头小桌子上拿过一把水果刀,锋利的刀面上映着她一张一合的红唇,“别紧张,”她握住了赵芸芸的手,“我之前帮了你,不是吗?”

赵芸芸眨了眨眼睛,满脸疑惑,“帮我?”

“是啊。”陆宝珠笑着用手指捏住她的下巴,那涂满红丹的指甲微微陷了进去,瞟了那平坦的小腹一眼,“我帮你除掉了那个孽种,难道你不该感激我?”

那可怕的记忆重新苏醒过来,赵芸芸记得自己从外面散步回来,刚上了二楼的楼梯,这个从未见过却自称是那傻子姑姑的女人似乎在那儿等了许久,因恨这陆家的每一个人,便不看一眼就走了过去,谁知两人擦肩而过时,她突然推了自己一下……

醒来时便躺在医院的床上了,医生面无表情地告诉她,孩子没了。

奇怪的是,那一刻赵芸芸竟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,她不愿意为一个不爱的男人生孩子,何况还是那样一个痴傻的男人……可紧接着,一阵阵的疼痛细细密密地刺入她的心。

那毕竟也是一个生命,身上流着她的血,赵芸芸虽从未期待过他来到这世上,却也从未想过他会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。

她挣扎着逃脱这个可怕女人的桎梏,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出来,陆宝珠冷笑着松了手,抽了一张纸巾轻轻擦了起来。

“我要和你做一个交易。”

“我不想,”赵芸芸含泪闭上双眼,“请你出去。”

“呵,天真的小女孩儿,这可由不得你。”

***

午后,市中心某家肯德基。

“当初,你和小姨夫是怎么认识的?”

孟遥光看了一眼旁边似乎瞬间就面沉如水的男人,她温柔地笑了笑,推推他胳膊,“去看孩子们玩得怎么样了,多看着点珉珉,不要让她欺负其他小朋友。”

易子郗应声而起。

“小姨夫怎么了?”叶微澜也察觉到了异样,咬着吸管轻声问。

孟遥光收回目光,“大概是不喜欢听人叫他‘小姨夫’。”

叶微澜愣了一下,“难道他比较喜欢我叫‘大姨夫’?”

刚走了几步的男人脚步突然一顿,回头一个眼刀劈了过去,可无奈的是微澜正背对着,易子郗一个冷眼,便悄然在妻子温柔似水的眼神里淹没了。

膝盖突然被什么撞了一下,易子郗低头一看,小女儿一身汗地抱着自己,小脸蛋儿红扑扑的,他无奈地笑了笑,抽出纸巾为她擦起汗来。

“原来爸爸你已经这么老了吗?”漂亮的小天使歪着脑袋问。

经过如洗岁月浸润的男人越发温润清和,他轻刮了一下女儿的鼻尖,“谁跟你说的?”

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子把玩着爸爸修长的手指,犹豫了一会儿,才小声嘟囔着,“跟你说了,微澜姐姐就不买糖给我吃了。”

怎么办好呢?

她小小而短短的手缠着易子郗的脖子,黑亮的大眼睛闪啊闪地同他撒娇,“爸爸,我好像有点饿了呢。”

男人好笑地摸摸她鼓鼓的小肚子,“真饿了?”他把这软软的一团抱起来,“走,爸爸带你买糖去。”

“噢耶,爸爸最好了!”小盆友笑得露出一口缺了两颗门牙的白牙。

孟遥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这男人啊,宠女儿都不知道宠到什么份上了。

喝完可乐,叶微澜想起此行的目的,连忙把资料从包里拿出来,“能再帮我做一份现场的还原图么?”

这种事对孟遥光来说再简单不过,“明天给你。”

“你好像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。”

孟遥光察觉这不谙情`事的小女孩似乎有了某种心事,她想了想,说,“听从你心底最真实的声音。”

上天让你和许许多多的人相遇,却只安排你和这个男人相爱、同他生子、同他相守,而你什么都不必做,只需等他来爱。

微澜似懂非懂地点头。

半个小时后,她和这幸福的一家四口分别,独自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前方正在交通管`制,H市最近不知来了什么大人物,微澜转过一个街口,便被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拦住,“叶小姐,张先生请您过去见一面。”

张先生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斗破:穿书后我成了萧炎的死对头 萧将王雨萱 医妃撩人:摄政王宠妻太上瘾 陆羽林诗雨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:思无邪 甜妻不哭我在 容你一生爱我 傅寒年顾易柠 重生八零小娇妻 泥埃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