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灵异 > 回到仙尊少年时[穿书] > 第116章 霄玉殿(二)若似月轮终皎洁

第116章 霄玉殿(二)若似月轮终皎洁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银龙皇帝 然而史莱姆又做错了什么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重生成了末世反派继兄的妹妹 诸天老不死 隔墙有夫 全球轮回:队友祭天法力无边 新手养兔指南 怀中娇颜 这年头穿越都有阴谋

回到仙尊少年时[穿书]第116章 霄玉殿(二)若似月轮终皎洁

黑棋子纵横棋盘之上, 形成死局。

藤蔓明亮发光的石壁上垂下一层浓淡不一的阴影。

魔神慢悠悠说:“潇潇恢复记忆后很快会突破大乘期。我若是再助他一臂之力,轻而易举便到达化神境。”

“谢识衣,你为了言卿毁道重修、磋磨百年, 好不容易成眷属,难道甘心败那一碗粥里吗?”

谢识衣垂眸,看着绿藤的尾端扫过棋盘。

他的记忆很好,以一个旁观者的角『色』,跟着魔神的话, 去复盘当年发生的点滴细节。

惊鸿四年。他山涧底, 杀了那个老头, 然后被家的人救了。

家大公子死于魔种作『乱』,家家主怒不可遏, 势要彻查此,把现场的人全部关了一个铁笼子里面。他蜷缩笼子角落,饥寒交迫, 又累又渴。

侍卫强硬地掰着他的嘴,他喂了一碗粥。那碗粥是家小公子亲手煮的。小公子往牢笼里递的时候,不小心被钩子划伤了手, 鲜血直接溅到粥里。

粥入口, 腥味久久绕他的喉中。

他弓着身子干呕,却怎么也呕不出来。

魔神笃定说:“我相信你记的, ”

谢识衣也没有反驳, 只是平静问道:“他『操』纵我?”

魔神笃定道:“当然, 你别忘了。魇来是占据人识海、『操』控人心智的东西。”

谢识衣意味不明笑了下。

魔神没他脸上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表情,一下子面沉如水,长长的指甲划着棋盘,森然道:“怎么?你不信?”

谢识衣淡淡说:“我不喜欢跟人做交易。”

他抬起头, 一双深黑的眼里似有冰蓝极光流转,语气很轻说:“而且既然后患无穷,我为么非要等到他长大?”

他平静说:“我现想杀他,很简单。”

甚至都不需要他亲自出手。

魔神一下子被惹怒,气笑了:“谢识衣,既然我把你带到这里,你以为我会让你轻轻松松出去?!”

谢识衣这才偏头,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的环境。

魔神说:“这里,即便是你,想要出去最少也要十日的时间。”她以为言卿已经是油盐不进了,没想到谢识衣更甚。魔神眼里掠过杀意,一挥手:“不过十日,也完全够了。”

魔神的体是缥缈的烟雾,须臾之间,便散干干净净,只剩下还留桌上的残局。

谢识衣偏过头去,认认真真观察这山洞的构造。

微生妆是个寻宝者,这一生走过的密室太太。由她亲手设计的山洞,想要找到出口确实很难。况还有魔神布下的阵法。

当初这里是微生妆用来躲避兰溪泽,怀他生他的地方,没想到年后,竟然成了困住他的新牢房。

谢识衣的手始沿着第一块石头往上『摸』索,闭上眼,想要动用神识去窥探外界。然而那挂满天『逼』的藤蔓,如同一张密密麻麻绿『色』的网,吸附住他每一根神念,绝了他想去寻找言卿的心思。

他并不怀疑魔神的话。

早南斗神宫,南斗帝君已经告诉了他答案。

南斗帝君说,潇潇的命数和他牵连、和天下牵连。他一直没去追溯因果,只是因为时机未到。

这一次跟魔神的会面,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。

谢识衣入山洞之前,想有关言卿重生的。魔神跟他说了这么,可他审视魔神的第一眼,想的却是,或许他和魔神是曾经见过的。

*

去。

潇潇觉自己像是魔怔了,他真的被这道声音『操』控神智,随殷无妄去了霄玉殿。

破碎的雪粒和刺目的极光中,他大脑抽痛、一片空,只记拂过耳边那寒天彻骨的风声。

最后他看到了血,铺天盖地的血,乎要把霄玉殿都染红。

“潇潇!潇潇!”

颜乐心喊他。

“潇潇,潇潇。”

这又是一道记忆里『妇』人的声音。

“潇潇,你怎么流血了。伤的重不重啊,来人啊,快叫大夫。”

潇潇悠悠转醒的时候,眼角还有晶莹的泪光。他终于记起来了,记起来了障城发生的一切。

他双臂抱着自己的膝盖,难掩酸涩,呜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颜乐心的安慰声里,他却想着另一个男人。

那个他以为和自己不会有任交集的男人,那个从来没正眼看一眼自己的男人。

原来他们那么早见过,泛金的黄昏里,堆叠的枯叶里。

“潇潇,你是想起么了吗?”颜乐心温柔亲切地问他。

潇潇抬起头,紧抓住颜乐心的手臂,哽咽说:“师兄,你陪我去一趟人间好吗。我们去一趟障城。”

颜乐心愣住:“人间,障城?”

潇潇点头:“对!”

潇潇和颜乐心离合欢派要和宗主禀告,但合欢派宗主此时不门内。他只带着颜乐心偷溜出门,刚走至山门口,见门中弟子都断崖山练武。

颜乐心皱眉说:“师叔突然把所有外游历的弟子都招了来,可要发生么大。”他说:“潇潇,要不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出南泽州吧。”

潇潇却轻轻摇头说:“不,我一定要去障城!我等不了,师兄我等不了!”

他觉那里一定有么答案,是他毕生追求的。

南泽州去障城的并不止他一人。

虞心一心为主分忧,自作主张,打算不惊动秦家的情况下让九大宗注意障城。最后他灵机一动,选择借着仙盟的身份、潜入九大宗,把障城的以悬赏任务的形式挂了每个宗门的领阁里。

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忘情宗居然把这当做一起再简单不过的凡人魔种作『乱』,安排青云大会后入门的弟子做第一次试炼。

其余宗门,也并没有放心上。

*

衡自汀澜秘境出后,便把自己封闭峰头,死都不肯出来。

天枢试图安慰他,拎着一坛酒过来找他。

忘情宗台阶上梅花一年四季盛,但是除了玉清峰外,很少有山峰会种梅花。

天枢安抚他说:“掌门都没说么,那肯定不会有。”

衡来是娃娃脸偏圆,但翻惯了眼,垮着脸也人觉阴阳怪气不好惹。他手里捏着一根树枝:“我当然知道谢师兄不会有,我是看秦家碍眼。”

天枢捋胡须乐呵呵地笑了起来。

秦家一派青云大会后,像是找到么天大的把柄,上重天说尽风言风语。好像恨不现入主霄玉殿,然后对谢识衣下天下杀令。

天枢说:“你是真的很崇拜你谢师兄啊。”衡用木枝泥人上画了一个眼,然后放低声音说:“对啊。我刚入门的时候,谢师兄救过我一命。”

天枢愣住,万万没想到还有这段往:“这从来没听你说过啊。我也完完全全没看出来。”

“你肯定看不出来,因为也不是么大,甚至不叫救,是一次巧合。但我真的是承了他的恩情,于是之后别崇拜他。”

衡抬头,以他的角度刚好看到玉清峰。那里永远雾凇云烟里,成为忘情宗最清冷也最安静的存,像谢师兄这个人一样。初次见面的时候,谢师兄甚至比他还小一点。可那个少年面前,他已经清晰知凡人与天才的差距。

衡忽然偏头嘀咕说:“我还挺好奇谢师兄以前的的。”

天枢:“你好奇这个干么?”

衡说:“他带燕卿来,跟掌门说是故人。你说,做到这种地步,这是怎样的故人啊。他们之前发生过么啊?”

天枢慢悠悠笑了:“我看你之前那么针对燕卿,还以为你很不喜欢他呢。”

衡说:“没有,我是看谢师兄那么乎他,但他总是一副不上心装作不懂的样子,觉来气。”

天枢说:“……”

那你也真是活该你被燕卿一气再气了。

衡又突发奇想说:“难不成燕卿小时候救过谢师兄一命?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只以身相许?”

天枢摇头,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出山令来。

“这次有一处新人的试炼任务障城,你要不要亲自去看一眼。”

衡一下子抬头:“障城?!”

天枢说:“对啊。让你好好看你谢师兄人间待过的地方。”

衡一下子丢掉木枝,从他手里拿过令牌,嗤笑出声说:“行啊。”

天枢又嘱咐道:“障城毗邻沧妄海,记行小心些。”

衡挥挥手说:“没问题。”

*

魔神果然是他和谢识衣恋爱路上的绊脚石。

遇到祂没好,走个山洞都走散。

言卿左看右看,然后伸手从头顶的藤蔓堆里扯下一片叶子,放到嘴边吹。

不志一到危险的时候,会被言卿拽出来“患难与共”。听言卿吹那断断续续难听要命的曲子,不志痛不欲生,拿着翅膀直捂耳朵。

“你干嘛!”

言卿说:“看看不招点萤火虫来我指路。”

不志说:“招个屁萤火虫,你这技术,我觉你只招来鬼。”

言卿说:“鬼也好啊。”

言卿把叶子一丢,微笑起来,可是桃花眼里没有一点笑意。

他如入无人之境,山洞里道:“魔神你吗?兰溪泽你听到我说话吗?”

“有么不当着我的面和谢识衣说啊,非要把我们分——你是觉他比我好对付一点吗?”

“做梦呢。”言卿低低说完这句话,冷笑一声,又停止自言自语,始山洞里到处找机关。

可是让他失望的是,他最后带着不志都走出了山洞,还是没见到魔神兰溪泽。

竹篮打水一场空,甚至还把谢识衣搞丢了。

“我说先去南泽州,你非要找兰溪泽干么。”言卿首看草木掩映的洞『穴』,眼神晦暗不明,轻声抱怨。

不志探头探脑,也察觉出了点不对劲:“咋了,你的小情人丢了?”

言卿:“嗯。”

不志:“那现咋办。”

言卿看着自己身处的这片山林:“我想炸了这里。”

不志:“啊啊啊???”

言卿闭上眼,试图用识海覆盖这里,然而有一层薄薄的雾阻止了他的动作,他慢悠悠地吐出一口气来,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织女丝。

“差点忘了,我还有这玩意儿。”

言卿的手指虚虚往空中一指,腕上的红线瞬间化千丝万缕,自他为中心漫散,狩猎山上铺漫山遍野的红光。

它们错综复杂天幕之上把这里笼罩,像是一个巨大的透明的茧。

织女丝覆盖的领域之内,兰溪泽这种强大魔种气息无法隐匿。

兰溪泽已经不狩猎山了。

不过也离不远。

言卿抱着不志转身下山,但是下山的时候,也没有把线收来。依旧让它们成为最森严的阵法,牢牢地守候这里。

不志:“你要去干嘛?”

言卿言简意赅:“寻妻,杀人。”

不志被他语气里的杀意震一哆嗦,眼珠子悄悄瞥了言卿一眼,然后拿翅膀抱住了言卿的头发。

言卿的头发很长很黑,光泽如流水。它仔细闻,里面好像还带了一种奢靡的草木香,又冷又『惑』人。

不志爪子摁着言卿的肩膀,防止自己栽下去。

这还是它第一次看言卿生气的样子。从春派被他带出地牢始,言卿一直它一种和这个世间格格不入的觉。

永远看热闹看戏的,除了和他小情人沾边的外,言卿总是个旁观者。

这是第一次言卿目的强烈地自己去做一件。

不志左看右看说:“我觉这地方有点蹊跷。”

言卿说:“废话。”

因为地理位置,障城是第一个先受魔种侵害的城市。言卿还没入城,先城门外遇到了上重天的人,是九大宗上阳派的弟子,一群只有元婴金丹期的少年。

听说是奉师门之命,前来捉拿魔种。

言卿打量了一番他们。

沧妄海的海沟源源不断爬出魔种,如同难以挣脱的黑雾,覆盖人间、覆盖上重天。可是谁都还未察觉,谁都还没把它放心上。

“我也是奉师命来的,我跟你们一起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生死之交 怪谈收容中心 全民创世神:开局打造洪荒世界 末世狂欢夜 张九阳 重生之白月光同桌做我老婆 这个外号我不喜欢 我的末日女子军团 新秩序叛逆者 快穿之炮灰要回家
返回顶部